top of page

【當守護天使黑化成原魔力量】


作者:諮商心理師、對話式催眠創始人幽樹 文章部分摘自:幽樹的療癒客棧


在「創傷與靈魂」一書中,作者提到一個可能會讓你大吃一驚的概念:讓你感到痛苦的內在力量,原來可能是為了守護你而存在,相反地,那些讓你感到安慰、可供逃離痛苦的「天使」,也可能在日後轉而壓迫你,兩者都是心靈防禦系統的一部分。


作者的論點很有內在家庭治療(簡稱IFS)的影子:當我們失去與潛意識自癒力連結時,原來想要守護我們的潛意識力量,就有可能換上兇惡殘酷的面容,成為禁錮我們、阻止我們進一步獲得療癒的存在。簡單來說,創傷倖存者有個弔詭的行為模式:一方面渴望獲得療癒,另一方面卻又會有意無意的阻止自己療癒,就好像在他體內住著可怕的惡魔,威脅著他不可離開創傷的痛苦之地。


這讓我想到有些個案會在療癒過程中,感到洩氣跟挫折,覺得自己已經好努力在面對創傷了,怎麼會每隔一段時間就「退回原點」,就好像恐怖片裡那些嘗試逃脫鬼魅追殺的主角們,每當自以為安全了,黑暗勢力卻又從角落竄出,把他們抓回那個深不見底的地下室裡。


【用傷害來保護你的原魔力量】

在創傷書籍裡,有時我們會把這股帶來傷害的力量稱為「原魔」,這股力量就像是心靈原型卡中,大肆破壞的<毀滅者>,威脅著要把眼前所見到的一切都夷為平地,雖然原魔力量相當可怕,然而如果仔細推敲,這股力量似乎傾向於讓我們痛苦,而非真正死去。


很多年前有個酗酒的個案前來預約對話式催眠,他表示自己每天晚上如果沒有喝完一整瓶烈酒,就很難好好入睡,有時候甚至白天他也會喝得醉醺醺的,因為我有受過戒癮訓練,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就以戒除酒癮為主要目標,而是嘗試請他多描述一點最近生活的樣貌。


在催眠過程裡,我們逐漸發現喝酒是他對抗痛苦的方式,是他用來推開原生家庭裡那些擾人回憶的手段,麻煩的是,如今對抗痛苦的方式已經成為痛苦本身,而這就是創傷倖存者們與原魔之間糾結的關係:一開始潛意識用麻痺、幻想、尋求快速解脫的方式,好安慰你度過那些不堪的時刻,然而時間一久,潛意識開始威脅你不可以繼續邁向「健康」,甚至會用激烈的方式,將你拖回那個痛苦的深淵裡。


原魔力量就像是那些危險情人一樣,「因為我愛你,所以我傷害你,我傷害你,因為我愛你」


【在烈焰高牆背後的靈魂,是創傷倖存者的心】

創傷導致我們痛苦,卻又不讓我們真正死去,這讓我們忍不住思考著,原魔力量威脅著要保護的到底是什麼?顯然他想阻止的並不是意識自我,在有些榮格心理學家的眼中,在地獄烈焰高牆背後所封印著的,即是所謂的「靈魂」。


創傷通常發生在我們年幼無力的時候,我們的意識自我尚且沒有足夠力量捍衛內在最純真的部分,因此潛意識容易幻化出各種機制來守護我們的心靈核心,你可以想像成這是我們心中最柔軟、有愛卻也脆弱無比的部分,這部分就像是原型卡裡的<神聖孩童>,雖具有療癒力,卻難以抵抗「邪惡」的黑暗勢力入侵。


為了守護心中的這個神聖孩童,潛意識被迫發展出超越意識自我的心靈力量,像是天使、慈悲的光等意象,然而隨著你一天天長大,這股力量並未意識到你已經成熟到足以回頭來處理當初受到的傷害,他傾向於認為所有想要靠近你的事物都具有惡意,為了嚇退靠近神聖孩童的人,也威脅你讓神聖孩童乖乖待在封印的殿堂裡,天使於是成為原魔,現出他最狂暴的樣子。


我想這是創傷療癒裡最棘手的部分,有經驗的療癒師都會發現:僅是把光與愛帶入黑暗裡,不見得就會帶來療癒,相反地這股純淨的光可能會驚擾個案的潛意識防禦系統,激起黑暗勢力的反擊,有些療癒師會因此感到挫敗,覺得是個案還沒準備好,事實上個案本身可能也很挫折,因為他的每一分努力,似乎都招來潛意識更強烈的對抗。


神聖孩童是脆弱的,唯有我們取得潛意識防禦系統的信任,才有機會將原魔力量轉化為守護天使,與其一起合作,踏上尋找療癒源頭的路途。


欲閱讀全文請至 @幽樹的療癒客棧

張義平(幽樹),現職為啟宗心理諮商所心理師、藍海催眠研究機構催眠授證講師與催眠師。

Comentários


bottom of page